A

有事请打110

你好盧西安,再見盧西安

我看到有人對KYD的出場人物做出了非常精準的形容。
猶太男孩,甜蜜騙子(其實更應是大眾情人),癡傻信徒,哈佛毒蟲,橄欖球員,殺死汝愛。
很喜歡的一篇影評,所以搬上來。
「 我一直在想,卢西安这个在影片里被描绘成小妖精的美少年在面对一群被他自带的同性恋光环所吸引的,把他当缪斯来捧的人的时候他自己在想什么?
  
  “麻痹老子真的是直的!!”也许他会这么苦恼的想。
  
  他或许只把自己对圈子里那些人若有若无的诱惑当作一件有趣的事,又或许因为自己被他人疯狂迷恋而感到厌烦,但如今没有任何人能揣摩一二了。
  
  因为他死了,一声不吭,没有留下任何文字。
  
  我们作为观众,作为读者,作为旁观者,听到的,看到的,是艾伦的卢西安,是凯鲁亚克的卢西安,是巴勒斯的卢西安。
  
  先说说电影,电影是从艾伦的角度出发讲述的,所以我们看到描绘的是一个带着引人堕落气息的萨麦尔般的卢西安。
  
  第一次见面,卢西安就当着一群纯洁新生的面跳上了书桌,对莎士比亚不屑一顾。用他带磁性的烟嗓高声诵读着亨利米勒的诗,一声低低的尾音上扬的“shall we?”听得人骨头都酥了(给演卢小妖精的Dane点无数个赞),跪在图书馆的书桌上,让台灯横在他的两腿中间,极其富有性意义的隐晦暗示。
  
  于是我们纯洁的艾伦•纯钙•纯情处男•紧死宝就“叮”的一声被小妖精卢西安点亮了一个灯泡,但具体是啥,艾伦同志还没反应过来。嘎。
  
  然后艾伦同学就有点朦朦胧胧的春心荡漾,稍带畏缩羞涩地顺着音乐来找这个自认为很有共同语言的革命战友,说自己很喜欢看到卢小妖精略凌乱着金发目光迷离地叼着一支烟的那一刻,他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卢西安小妖精还不知道他自带的杰克苏光环又吸引了一个脑残粉,他在烦恼如何一个疯狂黑粉的纠缠呢。看到有一个一脸纯情样的新生,簇拥的理念和自己的一样特立独行,一冲动,就决定带他出去见见世面。
  
  卢西安给艾伦打开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门(⊙ω⊙)
  
  然后曾经那个天天出勤上课还会举手问问题的纯情男渐渐消失,不需要安静如苦修士般推敲着韵脚韵律来作诗,取代而之的是每天的逃课,嗑药,酗酒,在迷幻中迸发着灵感,天旋地转,满脑子都是他的卢西安。
  
  他看到有个中年大叔整天缠着他的卢天使,帮他的卢写paper(呵呵要是有人帮我我也干)还整天猥琐地跟他的卢说一些暧昧忧伤的话,在他的卢身上摸来摸去。他装作不经意地问卢西安他到底是谁?卢西安回答说,死基佬。
  
  他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卢用了什么语气来回答,忽略了里面的复杂情感,似乎有不耐烦,厌恶,恐惧,或许还有少许的难过。
  
  艾伦又被点亮了三个灯泡,“叮”——噢原来那家伙是死缠着卢的死基佬,“叮”——噢原来我也可以和他一样喜欢卢,“叮”——噢所以原来我也是个死基佬。
  
  他低下头看着卢妖精趴在他腿上露出的白皙后颈和灿烂金发,犹豫地把手指插入他柔软的发丝,三分卑微三分向往,一脸梦幻地开始意淫。
  
  然后他的爱情还没有开始就理所当然应该结束,如果不结束,艾伦哪有这么多痛苦来写嚎叫呢,他不春叫就不错了。
  
  就像意料中的一样,艾伦情不自禁地嫉妒着杰克,在杰克问“你是谁?”的时候恼怒地站起来高声诵读自己“最初的,也是最好的”诗。
  
  警惕着 你并不是在仙境
  我听说奇特的疯狂在你灵魂里生长了好久
  可你是幸运的 因为你有傲慢 你隔绝着
  痛苦的你们 方能找到藏匿的爱
  付出、分享、失去
  至少不会未盛放就死。
  
  是人都知道这是写给他的缪斯,他的世界,他的爱,他的卢西安。因为他的傲慢,冷漠,疯狂,引诱了艾伦堕入仙境,在痛苦与欢乐之间挣扎。
  
  卢小妖精当然也知道,于是他明明很喜欢那首诗,但他就是不出声,默默地凝望着这个疑似他假哥们•真新晋脑残粉的家伙,湛蓝的眼睛迷幻得像空净的天。
  
  然后,艾伦吻了他的卢西安,卢妖精不负众望地回应了。接下来呢?——他们幸福地跨越所有困难在一起了——抱歉这不是傻甜白小言文,结果当然是卢西安失望了——"噢救命又一个拜倒在我杰克苏光环下的人真他妈烦死了一点都不好玩。”
  
  他推开了艾伦,跟着唯一的直男走了,走之前还宣布给艾伦降了一级——“你不是想跟我搞基么,好了,你不用做我的知己了,退位成后宫吧,记得帮我写paper。”
  
  艾伦伤心欲绝,但还是含泪写完了卢妖精的论文。多么可歌可泣又悲哀的爱啊!以后记得检验交往对象的时候干一干——"你爱我吗?爱我就给我写论文!嘎嘎嘎嘎嘎”,纯情男艾伦很桑心,但他似乎觉得还有一线希望,但当他把血与泪的论文给卢西安的时候,又发现这个无理取闹的小妖精又要走了,还是跟另一个男人私奔。他嘤嘤嘤嘤地泪奔而去,卢妖精眼睛湿了一下,赶紧当鼻涕抹了。
  
  艾伦在路上遇到了脑残黑粉dave,大叔半是自嘲半是忿恨地说,我们都是他需要的,而不是他想要的。(we are all what he needs, but not what he wants)
  
  于是艾伦•失恋的•金丝宝在一边嘤嘤嘤一边以醉悼念自己的爱时发现了一个一样是一头金发立领大衣的背影,他满怀希望的喊“卢西安?”,但结果肯定不会是他的卢回来找他了——这是不过是一个背影跟卢有点像的人——然后理所当然地拿他当了替身。
  
  蛋泥演的艾伦在最后换姿势的时候导演给了个特写,很多人觉得这一段很莫名其妙很多余,但我却很喜欢,不是出于看小时候的偶像哈利波特长了一坨胸毛腿毛毁童年的阴暗心理,而是因为艾伦的表情,有嗫嗫不安,有无助,有决绝,像为了心中唯一信仰而献祭的疯狂。
  
  他挣扎着顿了一下后终于吻上那个只有几分跟卢西安相似的人,似乎感到背叛的痛苦与不堪,神情复杂。
  
  这是一脸直男样的蛋泥能演出的最好水平了,给在演艺路上不停掰弯自己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自己哈利波特样的蛋泥点根蜡。
  
  那边卢西安终于捅死了他的脑残粉。
  
  圈子里的灵魂入了狱,艾伦匆匆赶过去,凯鲁亚克因为帮助卢西安而也入了狱,巴勒斯被他的有钱爸爸保释——这个嗑药磕得天昏地暗、日后写出裸体午餐这种高反社重口叛逆小说、又拍电影又帮nike做广告的人站在他爸面前只能懦弱地应“yes,sir”
  
  电影故事到这里差不多就结束了,一堆人因为一个人聚在一起,又因为同一个人散了,这就是这部电影的一句话概括。
  
  就像电影中说的,这个圆结束了。他们从旧规则的圆里奋力挣脱,却跳进了另一个圆里。
  
  文章中我们俗称这种结尾为烂尾:轰轰烈烈地开始,暗淡匆忙地结束。
  
  电影中似乎刻意把卢西安塑造成了一个玩弄人心,对跨掉一代圈中人都若即若离,自己写不出什么好东西,却总是希望他人为自己代劳。颓废,轻浮,特立独行,放纵。
  
  他似乎是引诱浮士德的撒旦,又是掌控梦境的墨菲斯。
  
  真正意义上,现实中的卢西安卡尔是当时跨掉一代圈子中真正灵魂,他不是依靠其他才华横溢之人而存在,恰恰相反,他是他们的缪斯,他们的组织者,他们在创造途中不顾一切追涌的蝴蝶。他给予他们灵感,所以,理所当然的,《嚎叫》出现了,《在路上》出现了,《而河马被煮死在水槽里》这本名字无比逗比的硬汉推理小说也出现了,我发誓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比这个更无理取闹的书名了。
  
  但我能理解卢西安后来要求所有人——准确的说是被这件事激发出无数创作灵感的那群人——最后定型为垮掉的一代的那群人,把他的名字从扉页抹去,包括“献给卢西安”的那种话。
  
  真尴尬,他或许会想。
  
  这件事让他离开了他奉为一切的圈子,失去了美好前程,人生覆历上抹黑了一笔。就像电影中结尾的时候,艾伦坐在咖啡馆一角心无旁骛地打字,墙上挂着卢西安的黑白照新闻,几曾何时,这个鲜活的金发少年曾在这里嚣张地宣扬——"我永远不会出现在墙上!”
  
  然而他牺牲了,他成为了他口中那类历史轨迹上的人,总有一天会没有人记得他,只是想起来,也没有人记得这个曾经的国际合众社编辑,人们只会记得那个“《而河马被煮死在水槽里》那本名字逗比硬汉推理小说中美少年杀人犯原型”,“曾经混杂在垮掉一代圈子里的人”“凯鲁亚克不为人知的朋友”,这些成了他一辈子的标签。
  
  我觉得《河马》这本书充满了让人觉得讽刺的槽点,那时候的凯鲁亚克和巴勒斯的风格都不太成熟,一人一章的内容读起来也不会有很大偏差的违和感,但无论从内容还是名字,这本书都在不加掩饰地直指当年的事件,又一次揭开卢西安血淋淋的伤痕。
  
  即使换作是我,我也不会希望这种不光彩的历史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世人面前,不断提醒着自己那些无法忘却的过去。
  
  我不否认他们是真的全心全意追捧他,为他倾倒,迷恋地看着他的一切——他耀眼的金发,不羁而引人深思的话语,随意而又引人注目的一举一动,就像霍华德的道林格雷,波德莱尔的萨巴蒂埃夫人。
  
  诗人都是伤春悲秋的,他们因为缪斯的冷漠无情而恸哭,因缪斯的欢颜而狂喜,只有当一个诗人真正体验了世间百态,破而后立,才能写出倾世之语,所以他们注定不会有结果,只有这样的缺陷,才能让他们写出伟大的小说。
  
  就像电影的最后所说的,
  
  当死亡也带来了重生,
  就像所有的爱人和悲伤的人,
  我是个诗人。
  
  杀死汝爱,kill your darling。
  
  如果人生真的是一个圆,而如今我们挣扎在这生与死的车轮上,那像卢西安一样出现在这轨迹上的人,就是一个的岔口。
  
  上一刻,你还在规规矩矩地按着设定好的方向前进着,下一刻,你的人生就因为着看似不起眼的岔口而天翻地覆。
  
  也许你只是跟他出了一趟门,听了一首歌,看了一本书,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可当这一切发生时,没有任何事物能阻挡得了——你的人生就此完全改变了。
  
  …… 」
「盧西安」對我來說是災難之源,周圍的確存在一個「盧西安」,我也的確被她弄得煩躁不堪失去自我。至今仍在苦苦掙扎,希望可以有解脫的一天。

评论
热度(1)

© 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