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有事请打110

痛定思痛-上


※just脑洞,ky only,伪兄弟
手机打字心里很苦,来自被排版折磨疯的lo主。



C1
王俊凯进家门的那一天,王源在收拾自己的小背包,准备和同学一起去登山。

妈妈牵着王俊凯进门:"源源,这是你哥哥。"

"哥哥你好。"王源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

与王爸告别以后就自己出门坐公交车了。

坐在车上王源想,这个家有了新哥哥是不是就不要他了。

和小伙伴疯了一天,尽了兴的王源和同学一一告别的时候,早就忘了家里多了一个人这件事。

回到家里和源妈还有王爸新哥哥一起吃了餐饭。

新哥哥低着头只扒碗里的,源妈给夹了好多菜,还把王源爱吃的鸡脖子给了他。

那是王源最后一次和小伙伴一起出去玩,两周后,王爸带着一家,搬到了乡下的青山镇。

王爸在家族里排行老二,一家四口在王家祖宅里选了两房间,爸爸和妈妈一间,王源自己跟新哥哥一间。乡下没有两张床,王源就新哥哥挤一张。

新哥哥叫王俊凯,不太爱说话,家里跟没他这人似的。王源睡觉不老实,常常踢到王俊凯,王俊凯一声不吭,也没和他讲。

在源妈带王俊凯去后院的水塘洗澡时,才发现王俊凯的小小的腰上乌青青的一块。

源妈拎着王爸的皮带抽肿了王源半条右胳膊,王源脸上的一个巴掌印也留了小半个月。

源妈硬是说王源欺负王俊凯,趁大人没注意的时候打哥哥。

王爸买菜回来,把王源护在怀里跟着挨了几下才劝住源妈收手。

王源就是抹眼泪,死咬嘴唇不哭出声。

王爸带着王源到后院洗脸,王源一抬头看见王俊凯瞪着一双乌黑黑的眼睛,面无表情地瞪着自己。

第二晚王俊凯就被源妈抱去了他们那屋睡,王源觉得自己独占一张双人床也挺好的。


C2
其实王源心里是怨他妈妈的,怪他妈有了新儿子就忘了自己这个亲儿子。

他开始赌气不和源妈说话,源妈煮好饭,端着盘菜上桌,解围裙要坐下吃饭,王源就撂下碗筷跑房间里不吃了。

源妈不明就里,操着土话骂骂咧咧地说王源在城市待惯了,真把自己当小公子了,长大了皮痒欠打,还抬高了声音夸王俊凯乖,要把好吃的好玩的全给他。

王爸劝着让源妈小点声,王俊凯就安安静静的坐一旁吃饭。

王源听得清清楚楚,在房间里坐着,心里有点点难过,索性收拾东西去洗澡。

回房间的时候发现书桌上放着馒头,他知道是王爸担心自己不吃饭。抵不住饥饿,王源拿起馒头啃了起来。这时候王俊凯推门进来,王源赶紧把剩余的塞嘴巴里,怕王俊凯看到,去给源妈打小报告,然后自己就被噎住了。

王源咳得脸都红了,摸着自己被卡着的喉咙,看着王俊凯的背影暗暗地骂:都是因为王俊凯!都是因为王俊凯! 如果不是因为他,他也不用来这破乡下!

老王家祖上规定,但凡是有了王家的血脉,就要回来在祖宅住上两年,给老王家续脉。

王爸是老王家的唯——个男苗,自然得举家搬回来。

其实王俊凯不是王爸的儿子,是一个王家远房,连大名是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是王爸的一个表兄弟生的。

王俊凯三岁时村里发洪水,他爸妈去山里救几个被困大学生的时候,被暴涨的山洪冲下来淹死了。

王俊凯在外婆身边待了两年,乡下人见识短嘴巴碎,他一个没父没母的独苗终究是被嫌弃,正好王源的继父想要一个流着老王家血脉的儿子,就被王爸的妈妈要来,上了王爸家的户口本。

户口本上,王俊凯在关系那一栏写着是儿子,而比他早来到王家三个月的王源写的是继子。

王源虽然本身就姓王,但跟老王家的王一点关系都没有。

王源不喜欢现在的源妈,现在这个穿着粗布裙,插着竹筷子,穿着布鞋,说着土话的源妈,和乡下的农妇没有任何差别。他喜欢原来那个源妈,穿着碎花连衣裙,会跟源爸一起牵着他去动物园,给王源买哇哈哈氢气球的那个源妈。

他也喜欢源爸,要是源爸不出事,王源这辈子都不会跟老王家扯上关系。

王源一家就是普通的城里人家,一家三口,小曰子过得顺顺当当。前年源爸在厂里的事故里面不幸被电死了,只留下年轻的源妈,还有一个刚准备上一年级的王源。

王源的伯伯叔叔都去厂里闹着抬高赔偿的款数,最后卷着几十万心满意足的回去了,源妈和王源一个子都没有分到。

源爸家那边后辈多,一个小孙子也算不上什么,母子二人是落得个没人管的下场。

源妈家也不愿和源爸家里人争,只是要源妈趁着三十刚出头还能嫁出去,找一个靠得住的男人。然后就遇见了王爸。

王爸也是个可怜人,人老实巴交的,从乡下来城里干活,好不容易才娶了媳妇儿,没两年就跟人跑去国外了,连儿子都没生一个。

跟源妈经人介绍认识,几个月后两个人就办了结婚证,酒席都没办,就住一块儿了。

谁料到才半年时间,源妈身体出了问题,手术时不得已把子宫摘掉了。

源妈是彻底不能生了,老王家要王爸离了再找一个,王爸死都不肯,闹着闹着这事儿就过去了。

老王家算命算到王爸"命中无子’',终于断了心思,找了个家族里的孤儿,讨过来过继到王爸的名下,ー家四口就在一起生活了。


C3
9月份,两人一同入了青山小学的三年级。

同学们总是笑他:"你和王俊凯是兄弟,怎么长得一点都不像啊!"

即使王源听不全土话,可还是会觉得刺耳。

乡下的教学本身就比城里慢了半截,更何况是学已经学过的东西,原本应该轻轻松松的读书,当个学校小霸王什么的,可王源因为看不惯乡下人粗野的行为举止,始终沉默寡言,在班里没有什么存在感。

老师对这个城里来的小孩也谈不上喜欢,老觉得王源带着一股城里人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只有语文老师每次念课文的时候都会点王源起来,让大家听一听比较标准的普通话。

可王俊凯不一样,上学之后就跟在家闷闷的样子完全是两个人,交了特别多朋友,天天一起下河摸鱼打土战,晚上就滚了一身泥回来,真的跟小霸王似的,一天到晚不学习,就懂得带跟班去山里挖地瓜吃。

王爸是村里唯一几个读过书的人,考上了大专,就留在城里的工厂。源妈也是农村出身的,虽然长大后在城里工作,但是回到这里也没什么不适。 两个人休了半年,等稳定下来,觉得一切都没什么问题了,俩人双双回城里上班,周末才回乡下看孩子。

走之前源妈抱了抱王俊凯,王爸摸着王源的头:";源源乖,爸爸回来给你买好吃的。"

王源和王俊凯本来就说上话,爸妈离开后,更不像是一家人了。


C4
在王源五年级的时候,他们全家搬回了城里。王俊凯的小跟班们都舍不得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告别了。

而王源和王俊凯两个人的关系,已经从开始的互不理睬,变得有了隔闺。

王爸怕从乡下回来的王源适应不了城里的教学速度,给王源留了一级。

可是同是从乡下来的王俊凯,不仅没有留级,反而往上跃了一级,直接跟了六年级。更让王源看不慣的是,对方在乡下躺泥里打滚说土话的样子,在这里一点都没有了,还说得一口好听的普通话,言行举止跟城里小孩没什么两样。

王源在背后偷愉骂他大骗子,看他哪儿都不爽。


C5
实际上那次王源挨打后,跟爸妈只睡了一晚的王俊凯又自己主动申请回来和王源睡。

回城里的唯一好处就是,王源终于不用和王俊凯挤一张床了。

王爸给俩人买了个上下铺,王源特別眼红着那个可以爬上爬下的小梯子,想睡上铺。王俊凯自己没要求睡哪里,可源妈觉得小 孩子都喜欢睡上面,就叫王源让给哥哥。

王源心里百八十万个不情愿,可是没办法。和王俊凯关系又不好,不好意思腆着脸上去跟他一起玩,只能趁王俊凯去上奥数班或者打篮球的时候,才敢偷偷的爬几下。

时间就这样慢慢走着, 半年之后,王俊凯以审业考全区最高分的好成绩升上了市里的实验中学。

源妈笑得合不拢嘴,给王俊凯买了一套王源眼红很久的动漫手办。

再后来,王源小升初考差了,所幸那一年按片区划分,王源仗着家里房子买的好,户口落得好,才勉强升进了同一所学校。

王源是那种没多少悬念,一瞧就能望到底的人。

长得好看,性格也算开朗,这就是全部了。学习说不上税极,也不算怠慢,成绩经常徘徊在中层。

王俊凯的成缓却一直都是年段前十的水平,即使懦怠了一段时间不读书,也不会轻易滑下来。相比之下王源从开学的前十滑到中段,再滑到—倒十的成绩才是让源妈头疼的存在。

王源应源妈的要求周末漫不经心地上着补习。 而王俊凯不是在外面打篮球,就是在参加培优班的奥数比赛培训。

这时候王爸升成副厂长,成天出差找材料,学校家长会要家长出席,源妈永远只会选其中一个,而王源的位置永远是空着的那个。

上了初中,王俊凯越发好看了,完全褪去土土的样子,五官一下子精致起来。

低年段的小女生,明着暗着都喜欢他,连王源班里的班花都求王源把她介绍给王俊凯认识。

王俊凯和王源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类型,让王源避之不及的类型。

从来只有王源出色的哥哥一说,永远没有王俊凯不出息的弟弟这一提。


C6
要是没有王俊凯初三的那次意外,两人不冷不淡的关系可能会一直保持下去。

王俊凯要中考了,源妈紧紧张张的给他买了很多补脑的保健品,王俊凯笑着说不必了,还是被塞下了大半。

两个13、4岁的少年,还睡看小时候窄小的上下铺,迟早要出事。
半夜王俊凯从床上滚了下来,万幸只是折了手臂,源妈快哭了,念叨着,就要中考了,这下可怎么办哟。

王俊凯还是笑着说,没事,以后换张床就行。

王俊凯的右手赶在中考前一个星期拆了板子。他说几个月没写字,在考卷上有些歪歪扭扭的,其他就没什么了。

王爸在出事之后就给两个人买了张床,本来订好两张1米5的小床,送来变成了2米2的双人床。

源妈要王爸赶快换,王俊凯却说不用麻烦,等中考完再换也不迟。

王俊凯读书复习要过12点,每次都是等王源睡熟了才爬上床。源妈叫王源睡觉老实点,不要打扰王俊凯。


C7
要是没这张床,也不会有那么多以后了。

王俊凯以一个稳定的水平顺利考完了。

和同学在邻省玩了一圈回来后,王源刚好放假。

床终于可以换了,王爸却刚好被派去北方出差一个月。

出成绩那天王俊凯和同学吃散伙饭完又去K歌,到很晚才回家。

源妈早就睡下了,王源给他开的门,扑面而来就是一阵酒气。

"你喝酒了?"王源诧异地问了ー句。

王俊凯没说话,被王源扶回了房间。

王源把他放床上,说:"我帮你拿衣服,你还是去洗个澡吧。"还没完全站直,就被王俊凯扯了回去。

"你发什么酒疯,不想洗我就去沙发睡。"

王俊凯睁着那双水光粼粼的眼睛看着王源,撩起对方的头发,先是亲了王源额头一下,再是嘴唇。

王源的世界被原子弹炸得七零八落。

"神经病,快点放开我!"想要推开王俊凯。

喝醉的人力气比什么都大,王俊凯抓住王源瘦得过分的手腕,整个人都压在他身上:’'王源儿……让我亲你。"

两人之前从来不叫对方哥哥弟弟,也不叫名字,不是喂,就是直接省略称呼。
"源源……"王俊凯动手掀王源的衣服。

王源挣扎着,威胁道;"你快放手,信不信我掐死你。"

王俊凯即使醉得满面通红,仍固执地把王源的T-shirt脱到胸口露出肩膀。

王源知道,要是动静再大一点,把源妈招过来,挨巴掌的也只有自己。

王源只是觉得绝望,没有人能救的绝望。







TBC

评论(3)
热度(24)

© 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