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有事请打110

痛定思痛-下

※just脑洞,ky only,lo主心里很苦




C8
源妈第ニ天来敲俩人紧锁的房门,半天没人回应。以为王源出去了,王俊凯还在睡,就没有打扰他们。

王源醒了好几个小时了,他两眼无神,后面撕裂般的痛和黏腻感让他流干了眼泪。王俊凯死抓着他的手不放,王源挣脱不开,只能等对方醒。

昨晚王俊凯折腾了半宿,王源也哭了半宿。做到一半王俊凯突然退出来下了床,昏昏沉沉的王源以为磨难结束,艰难地蹭到床角。结果王俊凯只是去锁房门,回来以后往床上一扑,在王源的哀求下拽着脚踝将人拖回来。

王俊凯醒过来的时候,源妈已经出门了, 王源撑着疼痛的身体挪去卫生间洗澡,王俊凯赤裸的躺在床上,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

王源出来,看到王俊凯光着上身在洗床单,背后还有自己抓出来的红痕,他赶紧贴着墙躲了出去。

晚上回家的时候,王源听见源妈问王俊凯为什么床单上会有洗不掉的血迹,王俊凯说是昨晚吃太多热的了,回来就流了鼻血。源妈再三确认不是王源和王俊凯打架了,王源艰难地摇头,回答了三遍"不是" 。

王源本以为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可以当一个事故了结了,结果当王俊凯趁家里没人,而王源又在洗澡的时候闯进卫生间,被他控制住的时候,王源才明白事情没那么简单。

王俊凯中考结束了,算是放下源妈的一个大担子,同时她向单位申请的疗养假也批了 ,准备收拾收拾行李去北方看出差的王爸。

王源虽然一向很怕源妈,但是这次却迫切地希望源妈不要走。
每晚王源都被王俊凯压在床上,被迫承受着那些他不想承受的东西。

青少年对那种事总有无穷无尽的好奇与渴望,王源在被折磨的同时,王俊凯无数次问出"宝宝,你喜不喜欢"的时候,逼迫着要王源亲口说出‘'喜欢"两个字。

即使这个答案也是王源心中的答案,但在这种时刻,这种情况下说出口,那真是一种折磨。

也就是在这个暑假,一件突发事件把两个人的命运联系到一起。王俊凯的太奶奶驾鹤西去了。一家四口回祖宅奔丧,哭声一片。

白天,两人在遗像前跪了两个小时,起身的时候,王源腿都麻了,差点摔倒在地。王俊凯扶住他,还把他背在背上,一路背回了小时候生活的老房子,给他说自己小时候的事儿。

夜晚,王俊凯来回摸着王源的大腿内侧入睡。

第二天,他带着王源到幼时玩耍的小河边野合了一场。王源在颤抖着泄出来时,觉得眼前的青山绿水,都被自己沾染上了恶心的颜色。

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混沌关系断断续续了一年之后,王源终于爆发了。

王俊凯高一升高二的暑假,爸妈出省吃喜酒, 大门一关,王俊凯就要把王源抱到床上去。

王源忍不住抡了他一个拳头,王俊凯的脸被打到一边:"适可而止吧王俊凯,別玩了。"王源咬牙说。

王俊凯没有原因地笑起来:"玩?玩什么?玩你吗?"

王源推开又要走上前的王俊凯:"別碰我,我恶心!"

"做了那么久,你才来给我提恶心?"

"我受够了王俊凯!你别再碰我了!离我远一点可以吗!"

王俊凯看着王源对自己吼叫。

"我是你弟弟!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可以随便上的玩具?拜托尊重我一下!"

"可是你不是也很喜欢吗?"

王源被戳到软肋,哽了个踉跄。

"你知不知道我多讨厌你……你夺走了我妈的目光,寺走了別人的目光,你凭什么来践踏我的尊严!我又凭什么只能生活在你的阴影下!"王源身体抖得不成样,喉咙几乎要吼出血。

王俊凯想要过来抱紧他,王源又挥了一拳,这次打出了血,他却还是不解恨。

"为什么我妈眼里只有你,明明我才是她亲儿子!为什么你要和我生活在一个屋擔下,为什么要我天天看到你!我恶心,恶心得想吐!"

王俊凯没有料到王源会这么直白地说出口,眼神一下子就冷下来,一步跨上前把王源推倒在床: "明明是讨厌,你又有什么立场来指责我?你知道爸对妈说什么吗,什么源源是你的儿子,小凯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好歹照顾照顾源源......没有血缘关系你们干嘛还要收留我!王家有了你为什么还要多我一个王俊凯!"

王源后脑勺被震得晕乎乎的,双眼对不起焦,只是朝前面吼:"那你走开啊!走得远远的!干嘛还来招惹我,干嘛还留在我身边!"

王俊凯握着王源细细的脖颈,"是你在勾引我吧。"他渐渐收紧勒住王源的手指。

王源失去力气般瘫倒,像是经历过一场殊死搏斗一样: "呵呵,喜欢又怎样......喜欢你又怎么样!喜欢你还是一样讨厌你,我们算了吧,真的。兄弟一场,別弄得那么狼狈,以后井水不犯河水的活下去,再忍一两年就可以天各一方了。"

王俊凯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然后俯下身吻着他的耳朵:"你想得也太美了 ,我看上的东西,就没有让他跑掉的道理。"

王源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被王俊凯抱在怀里,头脑一片混乱。

第ニ天,爸妈从外地回来,看到他们脸上都挂了彩,源妈抓着王源就要打,王俊凯把他护在身后,说是自己先动的手。


C9
当王源以一个中下水平的成绩挤进高中时,同校的王俊凯已经进入高三复习,每天忙得团团转,也就放松了那条系着王源的绳子,和他亲热的次数也减少了。

王俊凯要王源高考那两天在校门口等自己,王源想着毒辣的太阳不太情愿,就吞吐道路费可能有点问题。王俊凯一口咬上王源的肩头威胁道,不去的话就动自己这个高三生的身,亲自把王源从家里"请"过去。

王源一想到源妈若是知道王俊凯为了自己可以不顾复习,一定会被打脱一层皮的,就勉强答应了。

在最后30天的deadline里,王俊凯住了宿。即使在这种时候依然坚持每天雷打不动的电话联系。

越临近考试,王俊凯居然因压力过大而变得异常焦虑。

不仅是源妈要王源多开导开导王俊凯,连王源自己都觉得王俊凯焦虑过头了。

"你成绩那么好,不用紧张的。"王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安慰他一些有的没的。

"你知道我为什么紧张吗。"王俊凯突然问一个问题,不等对方回应就道出了下文:"这是我计划中的第一步,绝不能失败。可我怕我办不到。"

王源不知道王俊凯的计划指的是什么,只能是盲目地安抚他,要他別紧张:"你一定可以的,多相信......你自己吧。"

最后王源照王俊凯的指示,在爸妈出门买菜的时候,躲到卫生间来了一场phone sEx。

王俊凯要王源叫给他听,王源试了了十分钟,好不容易才符合了要求。

王俊凯在那端泄了好几次,刚充的100块话费都打光了 ,提示欠费才被迫挂断。

王源靠着墙壁无力地滑下,手机掉在一旁,捂着脸大哭起来。

这样的自己,这样因为哥哥提出说是能缓解压力的办法而那样叫出来的自己,他觉得肮脏,无比肮脏。

还没等下一次联系,王俊凯已经考完了。他当天就收拾东西赶回了家,连同学组织的谢师宴都没有参加,把王源从家里拽出来。

学校充当考场,王源本想趁着放高考假去打电玩,却被困在色调暧昧的情侣旅馆的双人床上,哪都去不成。

"电玩一年四季都在,而我此刻只想要你。"

高考放榜了,王俊凯发挥正常,并且如校领导和老师的愿,当了个单科状元。

王源知道后很替他高兴,同时更想远离他。

市报记者来王家采访的时候,王源借口说是同学聚会,坐了一个下午的环城公交,自己随便吃了碗小面,磨到十一点进家门,爸妈都睡了 ,全家只有他们屋开着灯。

王源弯腰拖鞋,瞄到王俊凯抱臂倚在他们屋的门口,暖黄色的灯光从他背后射出来,王源分辨不出他的表情,只觉得对方一双长腿确实很好看。

"终于舍得回来啦。"

王源没回答他,转身扣上自家大铁门,关了玄关的灯,才慢条斯理地走进屋。王俊凯跟着他进了房间,锁上房间的门,从后面抱着王源,从脖子开始舔。

王源一通挣扎:"放开,我要去洗澡,全身都是汗。"

王俊凯一把把他推到衣柜前,抬起他下巴要吻:"知道吗,什么状元不状元的都没你重要。"

G市的几所重点院校开始向王家打电话,源妈笑得合不拢嘴,和王爸说:"终于体会到被招生办骚扰到要靠出去全家旅游解决的感觉了 !"

那段时间家里电话没怎么消停过,通常是王源接起来刚'喂’ー声,那边就不及待地问一句"请问是王俊凯同学吗"。

一家四口去了外省的避暑山庄。

曾经得过省赛亚军的王俊凯身手矫健地扎进酒店泳池的水花里,刷刷刷游了一干米。从水里出来的那刻,王俊凯健康的肤色和漂亮的身体都暴露在大家面前,不少人看了过来,甚至有几声口哨。

王源这才明白这个男孩是有多优秀,优秀到自己无时不刻都想避开他。

王俊凯把王源领到深水区,要他憋气在水下和自己接吻。

王源不得要领,胸腔里的空气很快就用光了,亲着亲着就开始慌忙扑腾,身体却越来越往下沉,还一连喝了好几口水。就在王源以为他要被王俊凯害死在这泳池里的时候,王俊凯把人捞了上来,扶着他在泳池旁休息,王源一下子吐出了好多水,咳得几乎背过气去。

王俊凯没有任何悔意,拍着他的背,在王源耳边说着他听不懂且不想听懂的话:"记住,能夺走你呼吸的只有我;能在溺水的时候救你的,也只有我。"


C10
源妈办了三趟酒席,为庆祝王俊凯顺利考上G市重点。王源参加了两场,除了谢师宴没去以外,一场是王爸请单位同事的酒席,另一场是回王家祖宅办的流水席。

大人们都满面红光举着酒杯,围着王俊凯把他夸到天上去了。到了王源这只有:"这是小儿子吧,长得挺高了 ,快高二了吧呵呵。"

餐桌上浓浓的酒味让王源作呕,而无论是在酒店里的圆桌酒席上,还是在乡下的长条流水席上,王俊凯都会在桌子底下用因酒水下肚而温热起来的手握住王源的,像是不想他被冷落一样。王源挣脱开来,他又锲而不舍地紧紧抓住。

除了谢师宴那晚,王俊凯只是紧紧地抱着王源不停地叫他的名字,其它两个晚上,王源都被喝醉的王俊凯摁在床上做到七零八落。

连在乡下,王俊凯都大胆得不怕一墙之隔的爸妈听到到一样,往死里gan着王源,逼他喊自己哥哥,把木板床撞得咚咚直响。

那个暑假,王源没能出几次门,被王俊凯圈在家里,尝遍了许多姿势,几乎身心都要沦陷。

要开学了,临行前王源送王俊凯去火车站。王俊凯在人来人往的候车大厅里,捧起王源的脸,非常真挚的吻他。王源没有闭眼,看着对方微微抖动的睫毛,心里一阵波澜,又开始摇晃了。


C11
转眼轮到王源高考了。

王俊凯对这事比当年自己高考还要上心,仔细整理完自己当初的笔记,拿给王源看,督促他做题。为了给王源辅导他甚至很少在学校待,有空就往家跑。

源妈叫他不要管了,怕给王俊凯添麻烦。王俊凯都说没事。

只是在每一次顶进时他都低声吼道:"宝宝,你一定要考到G市去,在那里我们就能逃走了。"王源咬着牙没有说话。

王源的成绩没有太多的意外,只比预想好了那么一点点,不过好歹混了上了ニ本。

王俊凯从床底翻出厚厚的《志愿填报指南》,研究了几天,最后用红笔勾了一个学校。他从身后抱住椅子上的王源:"报这个学校吧,好吗?"

王源如鲠在喉,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晚饭时,王爸拍了拍王源的肩膀说:"读书读了十几年,辛苦了 ,这下解放了。如果看不上本市的学校,G市也不错,小凯也在那,离家也近,挺方便的,你自己做主吧。"

王源嚼着饭粒,刚想点头,源妈就插了一脚:"没必要跑到G市去,又不是多好的成绩,来回火车票都贵。"

王源被堵的又是一阵沉默。

王俊凯咧开嘴,夹了一筷子炒鸡蛋放到源妈碗里:"妈,就让王源儿去吧,男生多走走出去看看没什么不好。况且还有我呢。"

源妈还有些犹豫,王俊凯又开始劝说。

王源一时间像是没事人一样,默默的坐在旁边咀嚼碗里的米饭。

王家其实早就变成大半个家由着王俊凯做主了。很快第二天爸妈就在王俊凯给王源填的志愿书上签了字。

王源报的学校一般是一般,但离王俊凯的近,坐地铁七八个站就到了。以王源的成绩,入学没问题。而且是所公立学校,不需要缴学费。

王源拿着报名表,看着上面王俊凯龙飞凤舞的字迹,和父母简单的签名,冷冷地笑了一下。

似乎一切都跟自己没多大关系。

王源本身人缘还行,高考完同学们咋咋呼呼约着聚会K歌,好多人招王源去玩。王源赴约了两次,但王俊凯发现他去的是酒吧,回家身上带着少少乱七八糟的酒味烟味香水味,就不准他再和那些人出去了。

等王俊凯放假以后,王源就被他缠在床上,没有节制地上※床,要不然就是亲吻,抚摸。王俊凯就像爆发肌肤饥渴症一样,一刻不停地触碰王源。王源很想让自己醒过来,又一次次沦陷在王俊凯胸膛里。

他一个暑假都没在父母面前穿过背心,更别提光膀子。

启程的时间到了,王源想着终于可以喘口气离开这个家了。

王俊凯慢一点开学,但决定陪王源去学校帮他打点。他在王源的身体里进出着,命令道:"不许交男女朋友,更不许看其他男人,在学校里安安静静的活着就好,等我实现计划。"

王源含着泪咬紧床单,好想干他一拳。


C12
刚到G市之后,王俊凯就给王源办了张当地的手机卡,然后就是一天四十分钟的固定电话联系。

王源才没那么乖,试着接触了几个女接子,却对她们提不起兴趣;至于男生,他更是本能的厌恶。

穿着高领毛衣,独自一人走在深秋的大学校园里时,王源想起那个让他无处可逃的人。冷刚的秋风里,王源居然想念那人波光粼粼的眼睛,有点稚气的虎牙,还有能带给他温暖的嘴唇和怀抱。王源明白,他已经习惯并依赖王俊凯的温度,这个毛病即使他想改,都改不了。

可是他也明白,他就算再怎么爱王俊凯,他都不想和王俊凯在一起。那种罪恶感,恐惧感,自卑感,连同王俊凯带给他的快※感一样,侵袭着王源,深入骨髓,日夜折磨着王源临近崩溃的心。

王源决定就在今晚放纵一次,从今天起开始忘了王俊凯,却因为对方十点钟例行的电话而破功。"我想你了,宝宝。"王俊凯说。

王源推开了那个正想要驰骋在他身上的陌生人,被打了一巴掌,心里却泛着变态般刺痛的甜蜜。

王源心想,那就下次躺在王俊凯身下的时候,全身心地去享受,去讨好他吧。

等真正回家被摁在床上的时候,那股熟悉的,让他屈辱,让他想哭的感觉又袭了上来。

除夕夜里,王俊凯以讨论论文为由谢绝了爸妈一起看联欢晚会的邀请,顺便把王源玩闹似的绑架回了房间。

关上门,王俊凯就开始撩王源的衣服。王源靠在冰凉凉的门板上只承受。

王俊凯在他体内释放了两次,抱着他喘气的时候,王源放开咬着下唇的牙齿,望着窗外飘扬的雪花,没有语调的说:"王俊凯,停下来吧,我们別这样了。"

"你又在说什么话。"王俊凯盯着他,给了他一巴掌。

王源在零点的钟声里,闭上眼,防止眼泪夺眶而出。

新年第一秒,他收到了一个来自哥哥的巴掌,和一个强势的吻。

两人背上不重的背包,又要返回G市了。王俊凯与他十指相扣,坐上了前往火车站的的士。

下车前司机看着两人的脸说:"回大学上课呵?兄弟俩感情真好。"王俊凯笑着接过司机手上的找零,王源则在心里哼了一声。

王俊凯翘了下午学校歌唱比赛的策划会,送王源回学校,帮他把行李扛上七楼,搂着他亲了又亲,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王源没想到,他原本以为大一这个能解放的寒假,竟会是他这么多年来过得最辛苦的一个寒假,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心理上。

在王源心里活看的那个王源,早早就被这现实里肮脏的关系拖累得睡死过去好几天了。王源空撑着这个躯売,不知道那个睡死的灵魂什么时候醒来。也许在王俊凯放开自己的手时醒来,也许永远不会醒。

王源回到学校,开始让自己努力忘记他已经被王俊凯栓得死死的这个事实,打了一份不怎么轻松的工,还计划着考驾驶证。

王俊凯则升入大三,开始实习了。


C13
王源知道王俊凯他们学校本科是不允许出来住的,因此在外面租房子的计划取消了,可是王俊凯还是动不动就往王源学校跑。

两个人周末在外面开房,王俊凯烦躁地说:"沒想到上了大学以后比在家还不方便。"

王源知道王俊凯很爱他,无论是平日里给自己准备的惊喜,贴心的关怀,或者心灵和肉体上的安慰,做得就像满分男友一样周到。

王源偶尔也觉得幸福,不过是脸上笑不出来的那种。

在室友第n次问王源"那个每天来找你的那个到底是你哥还是你男朋友"的时候,王源爆发了第ニ次与王俊凯之间的战争。

两个人在离学校很运的旅店里打得不可开交,用像带刺的荆棘一样的语言在对方身体抽打,用最激烈的言辞弄得对方遍体鳞伤。

大三的王俊凯与高二的王俊凯区別在于,当初他用一个吻来安抚王源,现在他用一场性※爱去平息一场战争。

王源被他贯穿,哭喊着:"我不要你来左右我的人生,我有自己的
路要走,我不是你的泄古欠工具,我是你弟!我是你弟弟啊!"

"可是你爱我不是吗......源源,你爱我不是吗! "

"爱",就是"爱",王源十九年来就是被这个"爱"字,狠狠地拌住了脚,到如今被王俊凯牢牢地挂住,寸步不能离。


C14
王源大三的的寒假,迷茫得像G市的白雪一样望不到尽头。

他自己买了一张回家的火车票,提上行李,一个人坐着硬座,头靠着车窗想心事。

王源都已经大三了,身边的同学不是刚找到实习的单位,就是已经实习小半年了。

只有他一个,在王俊凯的指挥下,准备留校保研。

源妈说,就王源那个破成绩保研了也没多大出息,要王源别拿他那成绩瞎折腾,要他赶快找个差不多的工作,自己开始独立生活。

王爸没说太多,只是希望王源能找到合适的岗位,让王源自己决定。

这些都不算什么,讽刺的是,才毕业一年的王俊凯已经在一个外资企业里干得如鱼得水,年底刚升完工资,只比王俊凯小一年的的王源却什么着落都没有。

王源坐在座位上出神地想着,这是自己到G市之后,头一次私自坐火车回去,以往都是和王俊凯一起坐飞机回的家。

王俊凯订好的飞机票是下星期三的,在他工作完的后一天。王俊凯要王源多等他几天,自己好好在G市逛逛。

王源可以想象被王俊凯发现自己先回家的后果有多严重。

王源需要一个人待一会儿,而不是整天躺在王俊凯过高的体温中入眠。

窗外下着大雪,王源哭得眼睛都肿了,还不停地抹眼泪。

他想到了很多,想到第一次和王俊凯的见面;

想起第一次被冤枉欺负王俊凯;

第一次王俊凯拿了奥数的奖杯回来而他只能在房间里戳王俊凯的照片;

第一次被王俊凯压在身下;

第一次和王俊凯打架;

第一次收到王俊凯的表白;

第一次被王俊凯在公共场合亲吻;

第一次和王俊凯手牵手看日出;

王俊凯还说等25岁就带他到美国定居......

要是王俊凯不是王俊凯,那就好了;

要是王源不是王源,那就好了;

要是王源没有遇见王俊凯,那就罢了……

要是故事没有开始,那就算了……










END

评论(13)
热度(33)

© 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