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有事请打110

观察

※只会写流水账的lo主……依旧感觉表达不好QAQ






观察人是R的爱好。读书时她喜欢在上课四处看,因为顺着某个女
同学的眼神望过去,可以成功挖掘出她喜欢的男生。工作后她喜欢在坐公车时以一种看透尘世的眼神着打量车上的男士,又是哪一位从上车就开始盯着美女,哪一位猥猥琐琐想摸美女屁股。久而久之,R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非常轻松便能看透对方的内心。身旁的朋友常抱怨被R完全看透的感觉很糟,她倒觉得观察别人的表情和眼神可以发现许多好玩的事儿,隐蔽的、不为人知的、难以启齿的,通通知晓,她乐此不疲。




去年R接手一个组合,成了三个年龄是她一半的小孩儿的经纪人。给她印象特别深的是第一次见面时组合里年龄最大的王俊凯搂着排行第二的王源的肩走进会议室,王源蹦过来甜甜地叫姐姐好时王俊凯那移过来的不算特别友好的眼神。虽然后来与组合已经熟悉到孩子们可以打闹捉弄自己的程度,可R就是忘不了王俊凯最初的那一暼。


不久公司推出一个家族综艺,令公司里的孩子们都去参演。里头有个儿童短剧,公司可能想通过这锻炼孩子们的演技(虽然大家都跟玩儿似的)。每周五晚是录短剧的时候,孩子们一放学就赶过来,通常都显得比较疲惫。


王源的精力在白天已被消耗殆尽,便常能看见他蜷在沙发上补眠的小小一只身形,盖着王俊凯的校服,露出软绵绵的脸蛋和几撮头发。王俊凯会坐在对面沙发,在嘴巴前竖根食指对任何路过的人嘘来嘘去,要是有贪玩的练习生弄倒了什么东西发出声响,他就作出凶狠的样子。王俊凯在孩子群里年龄最长威严最大,唬得他们连气都不敢大声出,甚至要踮起脚尖走路。


不得已开拍了,通常也由王俊凯去叫王源起床。R见识过王源的起床气,但只要是王俊凯叫他醒,那郁结于王源周身的怨气似乎会渐渐变柔软起来。刚醒来的王源虽有起床气加持,但乱七八糟能塞得进鸟蛋的发型和睡得肿肿(有时还有压痕与口水印)的小脸组合起来却形成一种奇异的萌感,偏偏他还要蹬腿耍脾气说烦烦烦啊烦啊,萌得R总想去揉一揉他软乎乎的脸和发。哦,每次她想伸手时都被王俊凯抢了先,那孩子特别热衷摸他的头,王源护着头顶大叫“发型乱啦”也不停手。


这天短剧录到好晚,工作人员买来宵夜,被打光灯烤了几小时的焉猴儿们这才活了过来。场面有点混乱,不是这个小孩撒了汤就是那个小孩踩翻了雪碧,R给他们分了糖水和蛋糕,转头想叫王源王俊凯过来吃宵夜,在几个工作人员晃来晃去的身影缝隙里,五只漂亮纤细的手指搭在桌台上,另一只肉肉的手悄悄靠近,再靠近,直到指尖抵指尖,直到漂亮手指被小心翼翼捏进掌心。R的心脏莫名有些悸动,类似和初恋相处时青涩的感觉。她眨眨眼想看清一点,中间人影虚晃几下移开,两只手正好好的放在各自的位置上,一个拿着台本,一个摆弄手机。


是看错了吧,R揉揉眼睛,为自己产生那样的心情而奇怪。





综艺反响出乎意料的好,公司的策略很成功,组合开始红起来。





日子飞快的翻页,孩子们一天一个样,通告行程密繁杂交叠。某一天飞北京,结束工作后公司开车载着三孩子回了酒店。


时间尚早,加上一礼拜没见面,孩子们皮猴儿似的嘻嘻哈哈地闹,在酒店走廊里跑来跑去,R任他们疯玩,自己坐房间里看明天的行程。在第三次被汽水瓶砸在门上巨大的响声吓到后她大手一挥吼道:“小猴子都给我进来,不许到处跑了。”


多动症儿童王源率先怪叫一声跳上床,在上面打了个滚蹦蹦跳跳,紧接着王俊凯露着虎牙恶虎般扑上去伸脚一拌,王源就一屁股坐下去了。队友拽住他的脚踝,王俊凯按着他的肩膀往下压,被对方勾着脖子带着双双跌下床铺。重新返(爬)回战场(床)后王俊凯开启疯狂挠痒痒模式,王源半个身子陷在被子里,笑得脸都要裂了,边躲边连声喊QX救我R姐姐救我。组合里年龄最小的孩子表情鄙夷地看着滚作一团的两个年长成员,R抬头瞟了一眼,仿佛看见他额头写着:不参与神经病游戏,以及头顶升起的上帝光环。


R看不下去,觉得王源再笑估计会把脸皮笑松,便说:“你两再闹腾,待会太兴奋别和我说睡不着。”


两人挤眉弄眼地撕扯一阵,终于累了。王源把头枕在王俊凯大腿上,举着手看视频。王俊凯一只手搭在王源头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抓弄,另一只手摁着遥控器。


“小凯小凯,我想吃乐事……嘿嘿。”王源仰头。


王俊凯数落他:“让你晚饭吃那么少,整天吃零食,怪不得长那么慢。”捞过一旁的书包,掏出一袋黄瓜味的帮他撕开,才递过去,“半袋,不准多。”

R觉得王俊凯实在是事儿妈,事事都要唠叨几句,王源妈妈也许都没这么管着王源。


“好好好好好。”没想到王源没有一丝不耐烦,嘴角还有一点点笑意。


房间里只有电视剧的对白和王源喀嗤喀嗤小兔子一样啃薯片的声音。而他很乖顺地真的只吃了半袋就还给王俊凯,甚至不用对方催。


王俊凯拿个夹子把封口夹起来再扔书包里,腿上的王源不知道看到什么好玩的片段,突然发出小猪一样吭吭的笑声,脑袋跟着身体一起抖,王俊凯抽风般跳起来丢掉他的手机,猛地压倒在王源身上掐他的脸。R听到动静抬头瞄了一眼,只看到王源咯咯笑着张开两腿,让王俊凯的胯部顺利嵌进他腿间,动作熟练无比,那姿势就好像……


不,这不太好。R下意识瞄了瞄旁边玩手机的队友,对方一脸习以为常的平静。她收回视线,余光却看到王俊凯嘻嘻笑用下身顶了一下王源的屁股,王源就呼哧呼哧从他身下溜出来钻被窝里把自己裹成个胖乎乎的春卷。她暗暗有些心惊,但两个小孩子能做什么呢?他们一个14岁一个15,又懂得什么呢?自己像他们那么大时,连结婚的概念都不大清楚。R闭上眼揉揉太阳穴,怪自己拿成年人污浊的视线看他们。



十一点整,R起身活动活动腰,叮嘱几句便回了自个房间。跟着孩子们跑了一天通告,即使初春还很冷也出了一身汗。她收拾了会行李,又拿出日记本记录今天的事,如此消耗了十几分钟后才去洗澡。调好水温,刚除去衣服,就被不知哪个角落传来模模糊糊的声音吸引了。


那声音软软的,末尾夹杂着哭腔,在喊些什么,还有非常小声的喘息,像求饶又像邀请,很欢愉也很暧昧,如同一把小刷子挠着人的神经。快奔三的R瞬间秒懂,感觉耳朵有点儿烫,她暗骂酒店的隔音效果,把水开到最大。


把内衣内裤洗了挂空调机上,行李什么的摆放妥帖,刚好另一个工作人打电话来,说明天有变动让过去看看。R拔了房卡关上门,意外发现组合里最小的孩子在寂静无人的走廊通道蹲着打游戏。


“你干啥不进去打?”


男孩儿头也不抬,手指噼里啪啦点击屏幕,“外面清净点。”


R以为他潜台词是大小王在房间里头整些恶作剧,“叫他俩别玩太晚,你也早点睡,明上午有个见面会。”裤兜里的手机在催,她
没再停留。


等真真正正躺在床上,已经是凌晨了。R累得呼吸都粗重起来,蹬掉鞋就扑床上了。


床上……打闹……喘息……走廊的成员……所有信息像是并排摆在砧板上的肉丸,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被串成一串。R在黑暗中睁大眼睛,汗毛立起,她被自己一个大胆的假设吓得睡意全无。再联系以前那些甜得流蜜的日常片段……R抱着被子,彻底失眠了。




经过一晚休息,R敏感地察觉到王源的不一样了。比以往更加柔软,像是可以任人揉搓捏扁,喔,的确任何人都能与他勾肩搭背,但能摸他头发捏他脸蛋搂他腰的只有王俊凯。R心里隐约有个猜想,却根本不敢去问当事人。



无论她怎么观察,怎么努力从他们眼睛深处找出什么,两孩子的眼神都太过干净纯粹,看向对方的目光也毫无杂质。R自认为能看透很多人,却看不透两个15岁的懵懂孩子。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只有在二十八岁这年,头一次对自己的判断产生怀疑。






end

评论(16)
热度(57)
  1. 山水之缘A 转载了此文字

© 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