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有事请打110

xjb乱写

金南俊下班进家门的时候,弟弟金泰亨正把朴智旻往自己房间里拖。金南俊松了松脖子上紧系了一天的领带,将公文包挂到墙壁的钩子上,对朴智旻充满恐惧的哭声没有丝毫反应。尽管拼了命的挣扎,奈何体力与体型的差距,朴智旻最终还是被拖了进去,呜呜声在门关上后显得有些沉闷。


两兄弟商量好了,礼拜一到三,朴智旻归属哥哥金南俊,礼拜四到六归弟弟金泰亨,多出来的一天就当给朴智旻放个小假。今天礼拜五,金南俊是管不了他们的。金南俊换好衣服,再出来时听到了隔壁传来的带泣音的呻吟和求饶。


约莫一个小时后,房门才吱呀一声打开,金泰亨一边系着睡裤裤带一边走出来,脸上满是餮足。金南俊正挽着袖子在厨房忙活,指挥弟弟把菜端出去。


“人呢。”


“睡着呢。”金泰亨笑嘻嘻的,在盘里捏了块肉吃。


吃完饭,金泰亨主动收拾起了碗筷,金南俊推开金泰亨的房门,屋子里没有开灯,他从一片傍晚的灰蓝色中模糊看到一团更黑的影子,上前扒开被褥,朴智旻光溜溜的蜷缩在里头昏睡,呼出来的气体带着异常的热度,再摸摸额头,果然发烧了。


“呀——”金南俊皱起眉头准备问罪。


“哥,”没等他说完就被截断了话,回头一看,罪魁祸首就抱着手肘倚在门槛上,嘴角带着点微微的弧度,“我们不是约好了吗,今天可不是哥该插手的日子。”

















感觉十分罪恶 遁走

评论(1)
热度(9)

© A | Powered by LOFTER